阳光陆河

来源: 乐透游戏下载 | 作者:admin | 点击:

  清晨的陆河县城,被断断续续的机车声和居民的交谈声惊醒,屋顶和树枝上,雀们在呼朋引伴,喋喋私语。凉风习习,阳光如同被螺河清洗过一般,明净、清爽、新鲜,她正在与陆河山林、大地亲切交流,缓缓流淌着,深入到泥土中去。

  阳光真好,来到街市,照进窗口,充盈房间。我并不愿意把她框定在大火球浓烈的意象上,那些从热烈走向决裂、焚烧的色彩,背弃了山河、草木、泥土和芸芸众生,背弃了生命气息。站在阳台呼吸空气,舒目张望,与阳光撞个满怀,阳光给奔波劳顿的生活和指向私己的欲望悉数带回原点,还原生民的本来面目。阳光正在展现多彩身姿,与陆河的自然、人群作出默契的呼应。

  阳光于陆河是慷慨的、热情的,拨开历史的迷雾,缕缕金线连接大地,连接未来。放眼陆河,山川河流,田园草木,畅想人类走过的峥嵘岁月,阳光始终陪伴。你在这里抬头低头可见梅树,人类栽培青梅的历史3200年,可在“中国青梅之乡”陆河,这片土地种梅已达2900多年。当十万亩梅花竞放,花白树绿,漫山遍野,天地间都被这独特的景象占满,所有视线、声响和纷扰,在这浩大的梅的海洋中显得暗淡和失声。“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”当你沉浸于清香世界,你会感慨于这勤劳的陆河民众,感慨于这山川大地的造化,感慨于阳光的恩泽。这话是不假的,这片土地还有大片的桃李、杉林,还盛产柿子、茶叶、珍稀野菜。全国最大的红椎林自然保护区和红椎林母种基地就在这里,这类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存活面积达5333公顷,蔚为壮观。南万镇祠堂山内,桫椤奇迹般地存活下来,这与恐龙同时代的植物活化石,仍然透出旺盛的长势。陆河这个绿色的世界,这片被绿色包围的国土,“花泉林歌,悠然陆河”,一个生态模式的新县,是与阳光最真实、最紧密的依恋,最生动的阐释。

  行走和生息于浩瀚的森林之中,典型的生存场景和耕作沿习,直接影响陆河人的生活习性,他们的饮食与绿色阳光紧密关联。客家擂茶是当地的风味餐,家家制作,人人饮食,奉为经典。潮汕人喜好喝茶,陆河人偏爱吃茶,茶能解毒,有益健康,种茶、饮茶在这里得到普及。这类原生态美食,在时下效法自然、崇尚健康的饮食文化里,无疑是找到了共通点,揭示了内在的奥妙。

  阳光于陆河也是深刻的、持久的,她教给陆河人生命往复,情系家乡。“有山就有客,无客不成山”,客家人顽强的生命力和广泛的分布性是不争的事实。阳光于泥土的亲切,你到陆河朝阳路与人民路大交汇的县城,或走近翠竹绿树环绕、隐隐幻出烟霞的乡村,你会惊奇地发现,这里人们的生存和居住都是极其扎实和牢靠的,深深扎根于此,充满了浓厚的生活气息和修养生民的意味。“京兆堂”、“德顺楼”、“德先居”、“庆兴楼”、“瑞泰居”……这些铭记客家祖居和发迹地的郡望、堂号,或者祖辈联名、商行名称,都被后人尊崇地写在门堂之上。当你穿行在大街小巷,走入平常百姓家,眼前的楼号亲近生活,有人气,有烟火味。这是一座座相对独立以致较为豪华体面的小洋楼,或者带有庭院的祖屋结构新型建筑。现今的民众依然生活简朴,并不阔绰,他们对于房屋的建设却不遗余力,倾全力而为之。尊敬祖先,炫耀祖德,追根溯源,回望中原,客家人历久而弥新的如同血液一般的民系记忆,在这楼号里得到了充分印证。这些在晋朝、唐宋、明清经历数次南迁艰难抵达的客家人,与陆河的山山水水、风物自然,紧紧贴合。他们创造历史,凝聚人文,繁衍生息,这些生存场景都是精心建筑、殚精竭虑的行与思的结果。

  因此,你可以理解陆河人在外发达挣钱之后首先要回乡置办家业,建楼安居;你可以理解每三个陆河人就有一个在珠三角、在北京、在西藏以外的辽阔区域里打拼谋生,在全国装饰行业大显身手,洋洋十万大军,却不用担心他们从此远走、栖高枝而弃寒庐,他们的心血和身影终将回到这片土地上来,如同阳光一般,热恋着这片土地,深入泥土深处。我每每看见这些挂着楼号的房屋,不禁放慢脚步,眼前不再是一座座水泥钢筋楼,不是城市“石屎”建筑,不是低矮单薄的砖瓦房,你似乎在与一个古老的家族相遇,默默注视,心存敬重。

  你同样不可忽视阳光于陆河的内化、感应,她与当地经年累月浸润的人文密度契合,深深影响民众心理。北行至螺溪,看五星祠历400年不倒,矗立如砥,立于正大村中央,此是当地民众运用阴阳五行理论建筑的典型杰作。五星祠是明末名臣、御赐太常寺少卿叶高标的故居,不知其自35岁走出家门后屡迁高职、深受崇祯皇帝器重,是否与此祖居风水有关。

  在这里,真正代表一个地方民众文化心理和精神寄托的,是人群聚集中心的姓氏宗祠和遍布村前屋后的土地、伯公、王爷、观音娘娘,民众从内心深处到行为举止,普遍遵从佛道儒合流以道为主的拜神,以及对姓氏祖宗的崇拜,乐天安命,敬神礼人。当你路经大兴土木的宗祠,或经黄旗猎猎、身披红绸的神庙,在你眼前一闪骤然挑起你的兴致的民众拜神,你都不必惊诧。这些拜神的安身之所,已经存在千百年,与平常百姓朝日相处,福佑安生,褒勉励志,抚慰心灵。

  茂林深处的寺庙,偶尔呈现城乡的天主堂,陆河信奉佛教、天主教、基督教的民众也为数不少。可陆河人的信仰和精神追求并不偏狭,并非固步不前,作为全国著名的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组成部分,陆河在早期农动和革命斗争中,成为革命的指挥所和见证者。自1922年率先成立农会组织、建立苏维埃政权起,这种怀抱革命理想、追求真理的崇高信仰,化为当地人民最坚定的力量,信念不摧,重大牺牲等闲事,这闪耀着的不正是破灭黑暗、烛照万物的阳光吗?这前赴后继投入革命事业的气概、这洒向冰冷刀枪的滚烫烫的血液,不就是阳光吗?在民族大义、时代更替面前,陆河无数的真的勇士信仰升华,内蕴更为强大的意志力量。

  把目光从历史深处收回,此刻,阳光于陆河是如此明媚,如此祥和,她照见这座走向时尚的山城绿色崛起,祝福享有生态后发优势的人们出色生活。在阳光的早晨,你会感觉这一切都与天空那么接近,蔚蓝和明净都可以捉摸、可以描摹。在动静之间,阳光就像一位操盘手,一位训导师,她在调理恬淡闲适的生活,人与人、人与环境,都在默契中和谐共处。站在城中央正对的泰安桥,往南北张望,这之间延绵十里的防洪堤恢弘中稍显内敛,她内在的活力、潜能,正慢慢积聚、生发,透出这座城市的性格。傍晚时分,螺河两岸、中心广场、岳溪广场,人头涌动,绕着桥与河堤漫步的,在广场大规模跳舞健身的,在河滨放浪歌唱争当麦霸的……山城的夜晚被白炽的灯光和人们如火的热情点亮,时尚生活已经来临。

  陆河在足够的等待之后,她像一颗种子需要充分孕育,需要阳光、雨露和空气,她破土而出,一棵棵大树就是她向往的风景。当你走进陆河教育园区,三所重点建设的学校和文体综合馆正走出图纸,渐次呈现在这片土地上,这将成为名副其实的人才硅谷、知识天堂,这将有大楼,也会有大师。在两条主要马路上鳞次栉比的商铺、人民南和朝阳东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办公大楼,城中区连片开发的商住楼群,展现陆河的发展旺势和青春气息。走进岳溪生态博览园,这是陆河山川河流面貌的微缩版,这是陆河日月光华的提纯锤炼,难得的生态资源令人倍感振奋。生态是陆河的基础和优势,也是陆河的希望和出路。陆河的发展指向科学,理念指向文明,不懈怠,不折腾,从容建设,稳健发展。

  陆河走过四分之一的世纪,她正处在茁壮成长期、迅速上升期,她朝气蓬勃,阳光灿烂。

  眼前的所有事物、场景,都在和心境、情愫互为对应。我遇见陆河,沐浴阳光,接通地气,偏于一隅感知命运、感知山乡,毫无疑问,此刻我与陆河正丝缕交织,慰贴相知,我感受到她的正能量。阳光与陆河,在她们独立的内部,以及她们的交汇点上,都显现出时空交错,她们呈现给当下,也必将呈现给历史。

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

发表评论
  • 用户名:
  •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回到顶部